丽水活动推广第一平台

关闭

关闭

主页 > 印象丽水 > 乡村记忆 > 正文

万象山五十年风雨沧桑(2)

2014-06-12 17:30文章来源:丽水门户

  万象山重新植树造林始于1963年。据时任丽水县委书记的梁如志同志后来告诉我,1962年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江华同志来到丽水,汽车在桃山过渡时,看见江边万象山光秃秃的,一棵树都没有。到了碧湖就对他说,我们有些共产党人还不如和尚,和尚都会在寺庙旁边种上树。刚才过渡时江边那些山就在你们县委旁边,山上光光的,为什么不种树?梁如志说:那山上都是石头,不好种树。江华书记说:“石头可以打洞挑上泥种嘛!”就这样第二年开始在万象山大规模种树。后来还专门建立万象山林场负责培育管理。本人曾多次参加机关组织的义务植树活动,上山种过树。之后,亲眼看着树苗长大成林,看着荒山重新披绿,并从此与这一脉青山结下不解之缘。对于四十多年来在山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一件一件、一樁一樁都记忆犹新。

  1、1968年4月3日,“文革”两派武斗,万象山成了战场。这天上午,山上传来阵阵枪声,全城百姓为之惊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得知是“丽联总”、“革联总”(丽水地区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总指挥部和丽水地区革命造反联合总部)两派用枪武斗时,不少人上楼房高处观看。当时山上的松树还只有人把高,武斗人员跑动,都看得很清楚。我在太平坊县农业银行楼上,也看到了。战斗很快结束。据说是进攻的“丽联总”一方撤退了。也未听说有人员伤亡。多少年后,今九曲桥边上拂云亭之地还可看到当年一派做的工事。后来的年轻人还误以为是解放战争留下的战斗遗址呢。

  2、1981年“4.4”大风劫难。万象山作为公园建设始于1979年。当年未见有规划。负责此项工作的刘文军同志也非园林专业出身,但他工作负责,虚心求教,听取各方面意见,集思广益,使公园的道路设置,楼、亭布局都比较到位。尽管当时资金有限,建筑物造得比较粗糙,但与自然环境协调,群众还是满意的。而且几十年过去,总体格局也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使人难忘的是1981年4月4日,一场罕见的大风给新建的公园造成巨大的破坏。山上有一千八百多株树被狂风折断、刮倒或连根拔起。新建的望江亭、放翁亭和杉树亭被掀翻、砸烂。现在这三个亭都是灾后重建的。此次大风使水南村154间房屋倒塌,17人丧生,32人重伤,为丽水有史以来未曾有过。大风是4月4日晚上发生的,第2天早上我去万象山,见到处都是被风吹倒的树木,道路处处被堵,情景让人触目惊心。我曾以所见所闻写了《4.4大风纪实》,以告后人。

  3、请专家做的三次规划。第一次1987年,与南明山、东西岩同时进行,由浙江大学建筑系陈正官老师带领学生做。在当年丽水市政府四楼会议室开过征求意见会。规划听取大家意见,拟将烟雨楼改为松风阁,另在南园临江新建烟雨楼。奇怪的是后来园林部门竟说是没有搞过规划。以致出现老年体协发文要在万象山挖山平地开劈锻炼场地,树立“样板”;还有人集资要浇水泥地做舞场,都无人过问。我为此写了《这样的“样板”要不得》、《我们该给后人留点什么》社情民意信息,经政协上报后,地、县领导都作了批示,这才得以制止。第二次规划是1998年,由杭州园林设计院做。持续做了三年。一次又一次修改征求意见会我都参加过。规划要恢复南园、重建莲城堂、莺花亭,并迁移烈士墓(另择地建烈士陵园),在原址恢复少游祠。最后一次评审会于2001年11月9日在市政府四楼会议室召开,刘秀兰副市长等领导参加。还有杭州请来评审专家,其中就有1987年做规划的浙大老师刘正官。刘秀兰副市长在会上提出要把原军分区一大片列入规划之内。我建议把括苍路以西包括区人武部都列入规划控制范围,与会者都表示赞同。这次会议,我总以为万象山公园的规划已经敲定。我想,有了这个规划,又有了撤地设市,按规划实施条件更好,至此万象山公园的保护也就画上了句号。然而使人不解的是,会后不到一年,又冒出了一个“万象山公园烟雨楼以东区块环境改造工程”。2002年10月在公园大门口挂出横幅,举行了开工仪式。接着便开始在山上大规模挖地浇水泥、铺花岗岩。上山的石板路换成水泥花岗岩路。九曲桥边的水池被用水泥钢筋填浅缩小改成一只大水盆。连烈士墓所在的整个山头都被用水泥花岗岩包裹、严封。见此情况,山上锻炼的市民大惑不解,认为这是用公家的钱搞破坏,反响很强烈。我发现这“改造”明显与规划相违背,于2003年1月29日在绿色环保协会的小报《绿色环保》上发表了《花了500万,万象山添了什么》。2月11日,又在浙江《联谊报》发了《是美化公园还是白化青山》一文。接着续写了《万象山公园岂能如此改造》社情民意材料,由市政协呈报领导(2003年3月13日市政协《社情反映》第5期),时任市委宣传部部长徐俊作了批示。同时《联谊报》领导派两位驻丽记者对此事作了采访调查。4月1日,《联谊报》头版头条以半个版面篇幅发了《万象山公园岂能如此改造》大块文章。记者查明,在山上大浇水泥、大铺花岗岩,一违规划、二违计委立项批文。至此真相大白,但仍未能纠正。好端端的公园大门楼,也被拆掉用花岗岩重建,群众反映改建后的门面像陵墓一样。时代发展到回归自然的二十一世纪,万象山还会遭此厄运,让人感到困惑和悲哀。

[责任编辑:网络]